当前位置:青年知识库 > 阅读 > 研究学习 > 动物的道德地位——犹太-基督教传统的观点

动物的道德地位——犹太-基督教传统的观点

在伦理学中,道德地位、道德价值、内在价值、道德权利这些概念是紧密联系的。一个人或事物,之所以拥有道德地位,前提是其具有道德价值或内在价值,而具有道德地位的直接表现是其拥有某些道德权利,这些权利表明他人应该以某些恰当的方式对待这个人或事物。或者也可以说,道德地位的确立排除了某些对待方式的正当性。上个世纪后半叶兴起的动物权利思潮,主要的目标就是为动物,至少首先是为哺乳类或灵长类动物确立起道德地位,进而排除那些被视为残忍的对待动物的方式,例如集中饲养、集中宰杀、动物活体实验等等。

然而,在犹太教-基督教为主流的西方传统伦理学观点中,动物并不具有独立的道德地位。上帝让人为动物命名并管辖动物。《圣经·创世纪》第2章第19节说“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创世纪》第9章第2节又说“凡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都必惊恐,惧怕你们。连地上一切的昆虫并海里一切的鱼,都交付你们的手。”在这一传统中,还存在着“暴君”和“好管家”的区别。上帝把动物交给人,由人统治,这确立起了人的特殊地位。然而,这是否意味着人可以为所欲为?人可以称为统治动物的“暴君”,也可以称为照看动物的“好管家”。《创世纪》第1章第21节就说“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动物既然是神创造的,且神认为是好的,那么人是否有权利去虐待、杀害甚至灭绝动物,这一点是存疑的。在动物权利运动兴起后,确实有部分神学家认为,人应该做一个上帝造物的好管家,而不是肆意妄为。

这里需要说明,灭绝这一观念并非古已有之。虽然古代西方人会观察到某些物种数量的锐减甚至消失,但直到地理大发现时期,直到欧洲殖民者在北美洲发现许多从未见到过的庞大动物的遗骸,并且这些庞大动物在北美洲的土地上也已经消失,人们才逐渐建立起这样的观点:动物是可能灭绝的。只有灭绝这一观点确立之后,才会出现“人是否有能力灭绝一种动物”和“人在道德上是否有权利灭绝一种动物”这样的问题。在此之前,关于动物的道德地位的问题主要出现在“如何对待动物”这类问题上。

在西方的传统文化中,虐待动物被看做一种恶行,或至少是不被提倡的。这方面有几种支撑的观点,一种是财产权,如果一只动物是某人的财产,那么虐待这只动物就是损害其主人的财产权。但这一观点并不能阻止主人虐待自己“拥有的”动物。另一种更普遍的观点是虐待动物会导致人的道德滑坡,会使人习惯残忍,进而可能导致对人的残忍。在这方面,不论边沁密尔为代表的功利主义还是康德为代表的义务论,都持有类似的观点。也就是说,以犹太-基督教传统为主流的西方传统伦理学认为,人对动物并不具有直接的道德义务,但是具有某些间接的义务。动物并非道德主体,不具有独立的道德地位。在这方面,功利主义和义务论存在一定的分歧。功利主义以感受痛苦的能力作为道德地位的基础,这为动物的道德地位的确立留下了余地。这也是为什么20世纪七八十年代动物权利兴起时,其领军人物彼得·辛格恰恰是从功利主义出发为动物的道德地位进行说明的原因。而义务论在动物的道德地位问题上则要强硬地多。康德并未专门讨论过动物的道德地位的问题。但是康德认为,道德主体的标准在于一种道德理性能力,这种理性能力至少包括自我意识和道德的互惠能力,而所有的动物,在康德看来都不具有这样的能力。

本文标题:动物的道德地位——犹太-基督教传统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