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知识库 > 阅读 > 短篇小说 > 正能量时代:谁敢晒软弱?

正能量时代:谁敢晒软弱?

一、少男少女


   光年外的阳光又打进来了,慢慢爬过阳台,一级级漫过阶梯,最后定格在灰色的水泥地上。

   灰色的水泥地,反射着弱弱的光。君芙蹲在阴影里,愣愣地盯着丝毫不刺眼的阳光,手中拿着不知名的黑棍子划来划去。陈年的地皮随着棍子的划过,翻起灰白的渣。

   冬日午后的时光就这样一点一点消磨着。

   直到黑色的阴影,从上一楼的平台一直蔓延到君芙盯着的光线里。

   君芙一抬头,就见一张大嘴:“笨蛋,快走,迟到啦!”

   君芙吓得一跳,起来想要捂住男孩的嘴,一边低声吼道:“拜托,我妈以为我走啦。”

   男孩一边笑着蹦跳着下楼一边扯着嗓子:“阿姨怎么知道我在说君芙没走,啊哈哈!”

   君芙憋红了脸,一言不敢发,也飞也似地逃到楼下,熟练地跨上后座。

   自行车穿过老街区,又走了好远,君芙的脸慢慢褪了红,这才大吼着:“姐姐我等你这么久,你敢耍我。”伸出白皙肉嘟嘟的手,一下下拧在男生的胳膊上。

   男孩子疼的嗷嗷叫,一边欢快的咧着嘴笑。

    一起去停车场的时候,男孩子说:“掐的又不疼,没出息。”一边从包里掏出一张黑色的碟:“诺,帮你抢到了,JJ最新的专辑。”

   男孩转过身面对她,大大的阴影把君芙包裹了起来。

   君芙抬头望他,男孩逆光站着,散在四周的阳光,晃得君芙眯缝了眼。

   彼时的校园,腊梅开的正浓,浓不过两人嘴角的笑意。


二、故意迟到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楼下巷子里的米粉店。那是整条街开的最早的米粉店,一年里大半的清晨,天都还是黑蒙蒙的。

    君芙照例早早起床,洗漱好准备出门的时候,发现昨天忘记冲手电了。这时,楼上传来哗啦哗啦开门的声音,君芙两只脚飞快跳进鞋子,打开门,飞奔出去。果不其然,有人也在下楼,君芙一言不发跟在他身后,直到出了筒子楼,来到昏黄路灯的巷子里,君芙才舒了一口气。

   低着头兀自来到米粉店,刚坐下,就听到:“同学,这里有人吗?”

   不等君芙回答,屁股就贴到凳子上了。君芙哭笑不得,看着眼前的男生,利落的寸头,长得高高的,也分辨不出究竟初中几年级了。

  不过,这个时间在这附近吃早餐的,也就只有A中的中学生了。

  那天的早餐好像吃的比平时都慢,君芙吃完最后一口,抬头看表,吓得一下子弹起来。

  “从来不迟到,不会今天破例吧。”君芙小声嘀咕。

  “那快走吧,我载你。”旁边的男生开口了。

  君芙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他绕到了自行车后。

  到学校的时候,男孩问:“下楼你跟着我,是怕黑吗?”

  君芙一愣,嗫嚅着:“是你啊…….嗯嗯…….”

  那以后君芙每天好像都会差点迟到,不迟到也挨到快要迟到。

   总之,每天都早中晚,都会有个男孩载着女孩进巷子,出巷子。


三、旧事重提


   “那段时间,是我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每天睁开眼都是欣喜,真的每天像吃密一样。”君芙说着,眼泪都像要从满是蜜意的眼睛里溢出来了。

   久违的真实的笑脸很快恢复平时的微笑,精致的妆容在大笑后,有一点点晕开。

   “是啊是啊,好难得。”旁边实习生模样的女生附和着。

   “好啦,今天也晚了,聊这些无聊的耽误了些时间,你先回酒店休息。”

   实习生走了,君芙又在巷子里的米粉店点了一碗粉。

   店里的阿姨早已换了人,好像是一对夫妇,老板一直在厨房忙碌着。上粉的时候,老板娘满脸热情的笑意,看得出来,她日子很甜,像初中时候的君芙,不带一丝妆,却让人看得舒服。

  “如果当时毕业后,自己不去追逐一些东西,也许也会这么满足幸福吧。”君芙自话自说的很小声。

   “你们什么时候接的这家店呀,感觉比以前还温馨呢”君芙仰起头。

    “好几年了哦,那个时候我家先生刚毕业,妈妈却病重了,先生就从北京回来,接了这家店,以前只卖米粉的,后来我们有两个人”老板娘忍不住甜蜜的笑了:“所以其他菜也在做。”

   “噢噢,阿姨现在还好吧。”

    “还行,每天过的挺开心的,喜欢跳跳舞。”老板娘接着问:“估计你也是A中的吧?我先生以前也是,阿姨当时一个人带他很辛苦的,所以初二从他们老家转上来的,说不定你们认识呢。”

   说着老板娘准备叫老板出来。

   夜深了,旁边还希拉地坐着几个吃夜宵的学生。

   君芙一身标准的白色正装,精美的妆容,LV放在有些许油渍的凳子上,似乎与眼前的小店不太搭。

  “我同学?我的同学都在……”

  说到一半的话,老板的话停在了嘴边。

  “谁还记得是谁先说永远地爱我……”小店的音响里仍在播着JJ的歌。

  出来的是他诶。

   那个载了君芙好多年的男孩子。


四、没资格说累


   君芙保持着习惯的微笑,挥手告别了小店,转身拐进巷子里。

  这栋筒子楼,还是没有灯,黑漆漆的楼道,可是现在的君芙已经不怕黑了。

  “原来他执意要回来,是因为他妈妈。”君芙又开始自言自语了,“如果当年跟着男孩从北京回来呢?”

  君芙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自己一路打拼,到现在的位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只是老板娘脸上的笑真的太甜了。

  君芙后来想起来,很确定,那天晚上,在黑黑的楼道里,是有过很多眼泪掉下来的。但是很快被君芙擦掉了。

  进门之前,君芙还打开了手机灯,掏出镜子,补了补妆,抹上红色唇彩。

  样子精神极了。

  开门的是君芙妈妈:“累了吧,快回来吃点东西睡觉。”

  “我不累,妈。”君芙笑笑。

  怎么能累呢?选择的路总要有人走下去的。

本文标题:正能量时代:谁敢晒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