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知识库 > 阅读 > 短篇小说 > 一只断了手指的手

一只断了手指的手

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当我正吃着饭的时候,我脑袋里都在想着看电影。可当我看电影的时候,我又想看书。我拿起书又放下,我的眼神飘忽不定,我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天空阴沉了快一天了。傍晚时候,太阳冒了出来,西边的天空一片火红。这是最美的夕阳红。仿佛太阳就要从那里永远落下,永不回来。这时间,是上天最后的赠礼。

为了不至于拿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我想到了地铁。那来来往往的人流足够我消磨时间。我自己不需要做任何事,只管用眼睛看着。我可以看年轻的情侣相互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我看年迈的老人,他们拖着枯萎的身体走进车厢。我可不会让座给他们,我就只管看着。有时我没有座位,被很多的人挤在中间,就这样在地球的内部穿行。我打量着一张张陌生面孔,从他们出生,一直想到死亡。

我看到一个带着墨镜,身材魁梧的男子。他的左手戴着金灿灿的手表,右手是一大串古色古香的手链。他的手指弯曲着,我隐约觉得那里似乎少了点什么。刮的干净的胡须从右耳到左耳划出一道青痕。他靠在车门旁,交叉着双腿,看着手机。他又将手机揣进兜里,双手顺势放在裤兜外面,侧身望着窗外。到这时,我才看到他的右手只剩下了小指和拇指。他的侧影仿佛一面光滑的悬崖,我看不到他墨镜里的双眼。从他的头顶到脚下,我感受到了危险。

“你要回学校了吗?”我说,我不时的侧过脸,看着她。

她纤细光滑的脖子挺直,双眼平视着前方,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对,你自己回吧,明天得上课了。”

她的微笑让我疑惑不解。这一刻,我从她脸上看到了和很多人相同的样子,小生意店主,售楼小姐,,,随即,我感到一丝无法排解的痛苦。我猛然想起一张裁剪过的照片,在那张照片里,两条麻花辫子垂在双肩,嘴唇左侧的痣清晰可见。而她那鲜红的嘴唇,如白瓷般光洁的皮肤,仿佛在我的心口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朦胧雨。一阵潮湿的雾气在我的眼前升起,雾气悄然散去,一支大手出现在他右侧的肩膀,古色古香的手链在手腕上安静的挤压着,粗呖的汗毛在那时一动不动,温顺而自然。而此刻,却如一把韧性十足的刷子,我的脸颊划出一道道细密的血痕。我看着她眼中的我,如蚂蚁一般的小点。而我眼中的她,安静而透明,仿佛戏台上的演员。唱念作打,一招一式,不动声色。就连自己演技的好,也能演得毫不知情。大地和天空在遥不可及的远方连为一体,它们似乎都在嘲弄我的眼睛。

街道如往日一般繁忙,晚秋的夕阳斜射在金黄的落叶上。一片片的枯叶,在我的眼前翩然落下,积上了厚厚的一层。脚踩在上面,仿佛踏入热气腾腾的沼泽,而密集的脚印,让我感觉随时将要陷落。

在一片火辣辣的疼痛中,泪水终究夺眶而出。我低着头用手揉搓着发红的眼眶。斜眼看去,锋利的鞋跟似天马踢踏一般,裙角的影子来回摆动。她依旧挺直着身躯,高傲,独立,平静如潮落后的海面,潮水抚平沙地的伤痕,向后退去,而她则一直向前。

“我能跟你一起走吗?”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可以啊。”她转过头,略做停顿,对我微微一笑。随后将手提包顺滑的转换到右手,用左手撩起胸前的头发。

我很吃惊她的爽快,仿佛我只是随时陪伴着她的空气,而我的存在便如空气一般稀薄。一群嘻嘻哈哈的男子在不远处抽着烟,随着我们的走近,喧闹声戛然而止。他们的身体东倒西歪,散乱的站着,而他们的头颅却如阅兵式上的士兵一般,随着我们缓缓的移动。当我们与他们之间成一条水平的直线,就在那一瞬间,我向左偏过头去,与那男子的目光交汇。他的身材魁梧,一张圆润的脸,左手带着金灿灿的手表,右手是一大串古色古香的手链,刮的干净的脸上,胡须从右耳到左耳划出一道青痕。我看到在星光湮没的夜空里,两颗相隔万里的炮弹,一颗穿州过府,一颗过河入林,最终在万米高空毫无预兆的相撞,爆炸。瞬间燃起绚丽的烟火,照亮了天空。那一刻之后,我再也找不到他了。我转过头去,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旁边,他慢慢伸长了脖子,就连在头顶的电线上一只鸟儿,将一滴屎拉在他的鞋尖上,也毫不知情。我不再看他了。而在我的旁边,秀丽柔美的长发,依然在晚风中毫不知情的自在飞舞。或许早已习惯成自然,也许吧。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一只断了手指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