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知识库 > 阅读 > 短篇小说 > 一个人的火锅

一个人的火锅

冬天,是吃火锅的好时节。

四川人吃火锅大多选择红汤,实在不行才犹犹豫豫向鸳鸯锅妥协,总之出于底线绝不可能选择清汤。南方盆地的冬天异常湿冷,潮湿的寒风把寒冷冻到骨子里,所以吃麻辣火锅成了冬日热热闹闹抵御严寒的利器,一群人吵吵闹闹也能一扫心里的阴霾。看着咕噜咕噜的锅里冒起热气,翻滚着的辣椒和花椒在油锅里翻滚,嗅着火锅特有的鲜香,烫一桌子食材,这百味交织的难得的满足感着实让人享受……

那是一个冬天,我给朋友们打电话。“喂,阿雅呀,出来一起吃火锅吧!”“哎呀,我和男票在外地呢,下次,下次啊……”“喂,琪琪吗?我们约个火锅噻。”“今天不得行哦,我在外地出差呢……”几个电话之后,我发现我约不到人陪我吃个火锅,于是放弃了继续拨号,决定一个人去吃火锅了。

我裹上厚厚的羽绒服,带着手套,把头缩进围巾里,哆哆嗦嗦向火锅店走去,透过火锅店明亮的玻璃窗,我看到里面都是一群一群人在吃火锅,瞬间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一个人吃火锅还真是有点奇怪,我有些犹豫,想着“要不,下次约上朋友再吃吧……”,但是脑海中响起另一个声音“一个人又怎么了,不就吃个火锅吗?”在我游荡在店门口的时候,热情的服务员积极招呼我进去入座,架不住这般热情,我还是踏着轻快的脚步走进店里。

“几位啊?”服务员热情地问着。

“就一个……”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一个啊……”服务员的脸上划过一丝迟疑,但是瞬间语气恢复热情,通过对讲机给我安排了座位。

这是一个靠窗的座位,点菜的时候我瞥见窗子反光的自己,脸上的痘痘冒了太多,只好来个鸳鸯锅,随便点了几个菜,不敢多点,怕自己一个人没办法消化……

等上菜的间隙,我随手发了一个朋友圈“一个人的火锅,一个人的狂欢”,然后虔诚地等着美食到来……

“嘿,小北!”我听到一个男声,寻声望去,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冲我挥手,我赶紧擦擦眼镜上的雾气,定睛一看,是阿南。

“Hello,阿南……”我也笑着朝他挥挥手,他径直冲我走来,“好巧呀,好久不见啊,咦,你也一个人吗?我也是唉,介意拼个桌吗?热闹些!”他一口气一股脑儿把话都说完。“当然,坐吧,你点菜吧!”我不忍拒绝,毕竟一个人吃火锅,连火锅味儿都没煮出来就匆匆散场了……

终于菜上齐了,趁着沸腾的汤底,倒下一盘又一盘的食材,鬼使神差地,我把所有菜品都倒进了红汤部分,等我发现时已经“覆水难收”了。阿南似乎发现了我的尴尬,果断叫服务员端来一碗白开水,把煮好的肥牛夹起来用开水涮一下再放到我的碗里……

我和阿南相识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阿南是外地人,认识他的时候他并不能吃辣,碰巧那次聚会大家选择的是特辣的火锅,大家涮着肉,喝着酒,聊着天,一群人热闹起来,难免会忽略一些人。阿南正好又和大家不是太熟,有点腼腆,辣得满脸通红,但是还是吸着凉气默默吃着。偶然的一瞥,我看到他额头渗出的细汗,随口帮他叫了一碗白水,提了一句“辣的话就涮一下吧!”我已经不太记得清当时阿南的神情,因为在之后和朋友们疯完我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断片儿”的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当时合租的室友说是一个挺害羞的男孩儿把我扛回家的,我还吐了他一身,不知为何,直觉告诉我那个男孩就是阿南。打开微信,新加的朋友发来消息“小北,酒醒了吗?”看看头像,隐约想起是阿南。“嗯,醒了,昨晚多谢哈!”我赶忙回复,头痛到爆炸,我丢下手机去觅食……过了很久,才想起也许应该请阿南吃个饭作为答谢,“hi,哥们儿,在不啦?一起吃个饭啊?”“好的啊。”他居然秒回。“那就火锅吧,你昨天送我回家应该看到了路口那家店噻,要得不?”“好的,下午下班我来找你吧……”

阿南出现在火锅店的时候我居然没有认出来,他比我记忆中的要高一些,声音很有磁性,我居然是靠着他的腼腆认出他的。考虑到他的口味,我点了鸳鸯锅,我吃红锅,他吃白锅,不知道那天是什么缘故,平时一向吃特辣的我居然被微辣辣到不行,还一度被辣椒味儿给呛到,在我咳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阿南赶紧放下筷子,坐到我旁边,替我拍背,给我递饮料,顺便叫服务员端来一碗开水帮我涮红锅里的菜……

终于吃完饭,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啊,本来请你吃饭想答谢你的,谁知道今天,又欠你人情了,以后你吃饭没人陪就叫我,随叫随到……”阿南笑着说:“你这人真可爱,哪有欠人情就赶着趟儿要做人家饭友的啊……”“难不成我还要做你女朋友啊?”我开玩笑的接话。阿南一下没说话,气氛突然有些奇怪,明明都是玩笑话却总让我觉得哪里不对,我急忙补一句“我开玩笑的,你不会还当真了吧?”阿南也马上嬉皮笑脸地说:“呵呵,说得就像我想一样……”

这一来二去,我和阿南成了好朋友。正巧他的公司在我公司附近,又刚好我们都没合适的“饭友”,所以我们经常约饭,就成了彼此的固定饭友……

后来,我的公司因为业务扩张,我被派到外地工作,一开始阿南还会来我的城市看我,约个火锅什么的,后来阿南也被派出去进修,联系也就逐渐少了,再后来,我们的联系也就仅存于微信上过节的问候了。我依然热衷于吃火锅,依然混迹于人群中吵吵闹闹,依然喜欢吃辣,只是再也没有遇到像阿南一样会在我辣到呛住的时候递来一杯水,替我涮去辣椒的人 我也学会了不再喝到“断片儿”趁着自己意识清晰的时候匆匆离场……

我又遇到了很多人,来了又走,我也有过很多“饭友”,最后也因为家庭和事业离我而去,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孤独,也尝试去享受孤独,哪怕夜路要一个人走,即使饭菜只有一个人吃,我也学会接受。

火锅升起的烟雾缭绕中,再次见到久违的阿南,我的思绪居然有些凌乱,他悉心地涮着红锅肥牛上的辣椒,仿佛他还是昨日我那个好好饭友……

一个人的狂欢终究会落下帷幕,就像一出戏剧哪里能不结尾?这一顿本是一个人的火锅到最后成了两个人的美食,走出火锅店,我们互相道别,左右离散。走着走着我感受到手机的振动,“小北,我依旧无法忘记初见时那一碗涮去辛辣的白开,就像我无法忘记你一样,追着你朋友圈的步伐遇见你……所以,让那句玩笑成为现实好不好?”一时间,我的各种情感就像百味交织的火锅一样极速混合,果断回复“嗯好,我的白水少年……”

冬天,是一个吃火锅的好时节……

本文标题:一个人的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