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知识库 > 阅读 > 短篇小说 > 悠悠时光

悠悠时光

 一个严肃却又显得略有些缥缈的词,时光。

 昙花一现,蜉蝣朝生暮死,都有过最美的一瞬,而人的一生相对于万物永恒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像是漫漫人生的全部,但却只是一个个的过客,过去了也就过去了,真的久了,就什么也不剩下了。

 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还是时间。如果浪费了自己的年龄,那也是挺可惜而又可悲的,因为人生的每个阶段也只能持续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很短的一点时间。

 每个人都拥有时间,可每个人即使拥有的时间一样,过出来的确实不一样的。每一瞬间都应该是不同的,可有的人过的是那么的相似。试想,一天又一天的周而复始,若不在哪里留下些痕迹,说不定都会产生错觉。小时的欢乐早已淌过去了,那时,那些我们觉得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也在时光的打磨中,一点一点的消逝了,留下的,也许迟早也会消失的干干净净,似乎从未曾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人们为了感觉到它,总是用了一个又一个的比喻,水的流逝,草木的枯荣,日的东升西落,月的阴晴圆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感慨,是什么时候开始感觉的到时光的存在。只是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很幸运的买到了最后一张坐票,还是靠窗的位置,晚上七点半发车,到了站已是凌晨,所以路上没有什么鲜花美景,更没有夕阳西下,所以并没有什么时光流逝,相反路途上的枯燥乏味更让我坐不住。坐在车上真是悔不带本书,哪怕是本杂志打发时间也好。那时候感觉时间过的好慢,频频抬手看表却觉得那个分针总是不咋动弹,更别说懒得挪动一下的时针。

 夜里,窗外多是黑乎乎的一片,偶尔经过一个镇子或一座城市,泛着稀稀拉拉几点灯光我都能看上半天。也不敢睡去,从小听大人说火车上人多手杂。故而脑子沉了便移步到通风处点一支烟,看着窗上自己的脸,面容憔悴的叼一支烟,莫名就觉得自己又长大了。其实时光的洪流里,我们怎么可能逆反到底,终究是会成长,然后去接受去适应一些我们并不喜欢甚至还会厌恶的事物。列车停了一站又一站,每次的停靠,我都能看到窗外亮起几颗略显寂寥的烟火,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从里面感觉到深深的落寞。忽的想起庄子那句话: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确实,只是忽然而已。

 快到站的时候,透过外面的灯,我看到外面起了很大的雾,可见度怕是超不过两米。下了车,出了车站,便是另一番景象。我以为夜半三更,肯定回不去,怕是要叨扰哪个旅馆了,谁知外面人却是不少,黑车司机居多,一个个倚在车旁,一见车站涌出人来,便忽的都冲了过去。也许是思念她很久,是那么的迫不及待,便搭了辆车子,司机听口音便是本地人,我也操着一口乡土话,价钱也并未多加,路上又捎了一对回家的夫妇。路上雾重,车子沿着路中间的黄线慢慢的挪着,直到有了大车才跟在屁股后面开的稍快了些,即便这样,平时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也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到了楼下的时候,已是凌晨三四点的光景,街道上早已没了行人。城市的时光是沉重的黑色,静静的街道,我却只能听到一丝疲劳,而没有半分的心跳。恍恍惚惚的就这么回去了,恍恍惚惚的就这么过了一夜。若不是突然想起,或许这件事也就在漫漫的时光中,渐渐淡去了。可这突然间的想起,或许这事在我的心间还会多停留那么几年吧。摇摇晃晃的几个小时里,着实不记得发生过什么,这几个小时的时光,就像是在我的人生中充数一样,即使现在回忆起来,能记得的也就是开头和结尾,中间的部分,就像是那夜的雾一样,蒙上了厚厚的一层,再难拨开。这也就是时光的美妙和美中不足吧。它会留下些,也会抹去些,留下的不一定美好,抹去的也不一定不重要,没人论的清楚什么是对错,什么是好坏,生活总是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没人去仔细研究每一分每一秒过得多么有意义。可人们也未曾觉得多么遗憾,这便是时光的精妙之处吧。

 每一段时光就像一个故事,有可能有个漂亮个开始,也许有个唯美的结局,当然也有机会是一个难忘的过程。可终究会过去的,而过去了的,最后只能叫回忆,不是么。你再怎么珍惜它,它也不会为此多停留片刻,就像不能调头的火车,终会驶向终点。下车的时候,那路上的光景,总是有些要舍去,不必遗憾。这,便是生活;这,就是我们的悠悠时光。

                             2015.10.24.凌晨两点半

本文标题:悠悠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