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年知识库 > 范文 > 网络热门 > 失落的“匠人精神”

失落的“匠人精神”

最近看了一本书,《菊与刀》,作者是一位美国女作家,鲁思·本尼迪克特。二战时的珍珠港事件,美国也遭到了日本的偷袭,损失惨重。而作者却冷静的分析了日本的各个层面,描述了日本的社会百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提到日本的相关信息,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极为敏感,不管是它的制造业还是文化产业,或者他们的精神文化,都刺激着我们的神经,气愤,谩骂,语言攻击随之而来。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不论是原子弹还是南京大屠杀,战争已经发生,伤害已经无可挽回。但不可否认的是,战后的日本,造就了最大的经济奇迹。马哲那句经典理论“凡事都必须透过现象看到其本质”。日本之所以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一定有他们的优势和长处。取其精华,壮大自己的实力,冷静的客观看待,为我所用,才是王道。

比如,日本的匠人精神

这一词汇最近在国内很流行,匠人精神大概可以理解为做某件事认真,专注的态度,精益求精,最大限度的追求完美。用日本人自己的话说就是“追求自己手艺的进步,并对此持有自信,不因金钱和时间的制约扭曲自己的意志或做出妥协,只做自己能够认可的工作。一旦接手,就算完全弃利益于不顾,也要使出浑身解数完成。”

众所周知,支撑日本制造走向辉煌的原动力便是这匠人精神。

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推崇匠人文化,匠人精神贯穿其中。日本是个岛国,面积狭小,资源不够丰富,地震频发,这样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日本人注重细节的民族特质。从小巧玲珑的工艺品,到精致别雅的庭院,都透漏出日本人追求完美的性格特点。

有专家说,宋时,日本刀就备受中国人欢迎,欧阳修还特意写过诗作《日本刀歌》,称东瀛“器玩皆精巧”。时至今日,日本在细节的研磨等技艺方面仍领先全球,iPhone的外壳就由日本零部件厂制造。我们过去所熟知的索尼和夏普,也曾经风靡一时。虽然它们的业绩已经下滑,但是佳能相机依然独霸市场。近年来,中国游客频频赴日本购买陶瓷菜刀,不嫌麻烦的背日本的马桶盖,以及日本的化妆品等等,都证明了日本的制造文化底蕴犹在。

而日本的匠人们,从古至今,各行各业,都极为出色。

比如纪录片《寿司之神》的主角小野二郎,现年已经89岁——他一生超过55年的时间都在做寿司。小野二郎在准备每日寿司材料的时候,都会亲自去鱼市场挑选,所有的细节都要亲自过问。为了保护创造寿司的双手,不工作时永远带着手套,连睡觉也不懈怠。他会根据性别调整寿司大小,会精心记住客人的座位顺序,记得客人的左撇子习惯,调整寿司摆放的位置。所有的学徒要先从学会拧烫的手工毛巾开始。逐步着手处理和准备食材,10年过后,才会让你煎蛋。这种苦修一般的美食精神远非常人能及。

漫画大师宫崎骏。我们习惯称他为大师,而宫崎骏本人在接受采访时,却一直声称自己是个匠人。这里只谈他的漫画作品。宫崎骏一直坚持手稿创作,对人物,场景的美术设计要求极为严格,他声称自己的每副作品都要五年的时间来完成,宫崎骏的漫画只用于电影制作,因为是手稿创作,所以对漫画的要求极高,连角度都是固定的,也就是有人说过宫崎骏的漫画其实是死的。因为稍有误差,根本拍不成片子。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匠人精神,才有了《风之谷》《千与千寻》的经典动画。

日本哈德洛克螺母号称永不松动,世界上大部分紧密设备,铁路,飞机等用的螺母都是哈德洛克公司的螺母。然而这家企业创始20年才终于有了如今的成功。小小的螺母中的技术无人能够模仿,在最开始时,哈德洛克的创办人花费大量精力,最终制造的螺母却因价格远高于其他螺母而无人问津。但他并没有放弃,即使晚上到处做兼职也要将公司经营下去,只是为了能够制造出不会产生事故的永不松动的螺母。这份坚韧令人敬佩,而他不为了利益去做低价的螺母20年的平淡更值得我们学习。

我们惊讶于日本人的这种近乎“吹毛求疵”的匠人精神,平时看来微乎其微的细节,才是各个业绩突出者的王道和骄傲。在日剧《料理仙姬》中,讲述的就是日本的传统饮食文化,而他们做的味增,黄豆也要一颗一颗的精心挑选。这也让人想到了风靡国内的日本拉面馆,我们中国人开拉面馆,穿个老头衫就能上阵,但日本的拉面师傅却非常有仪式感,他们必须穿好定制的衣服,带好帽子,满脸虔诚,一丝不苟的煮面,而且摆盘也非常精致,让人感觉那不是一道普通的拉面,更是一副作品。曾经就有人调侃,在日本料理店,中国人和日本人如果着装一致,就很难分辨,但只要一操作,就能见分晓。中国人干活喜欢东张西望,而日本人只顾眼前的任务,极为专注。这大概也是“中国制造”和“日本制造”的区别。

在日本,手艺有高低,职业无贵贱。无论你是拉面店师傅还是世界级设计师,大家都是“匠人”。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作品”不断锤炼,追求更高的技艺和更完美的呈现。正是日本全体上下这种精益求精的追求,燃起了日本独特的“匠人魂”,凝聚起整个民族的创造力,铸就了今天享誉世界的“MADE IN JAPAN”。

匠人文化也是日本企业家们的一个缩影。丰田佐吉多年潜心钻研织布机的改进,依靠专利获得的第一桶金开创丰田事业;代田稔博士是一名医学科学家,将研究中发现的肠道内有益细菌转化为预防医学产品,锻造了全球第一乳酸菌保健饮品品牌——养乐多;十万分之一克的塑料齿轮、不痛的针、最精密的六角螺栓、飞得最远的铅球…正是这种匠人文化,匠人精神,成就了日本不论大企业的财富神话,中小企业虽然名不见经传却无人可替代的位置,堪之“隐形冠军”,而更有意思的是,在一年一度的日本“最有活力的中小制造业300强”评比结果中,几乎所有的总经理照片都穿着工作服,其“现场现物”的工作作风,成为日本企业家匠人文化的经典写照。

其实,匠人精神在我国也早就出现过。这一理念是明代的董其昌最先提出来。明代也有著名的匠人,比如画家仇英,工匠大师周柱。曾经我们也有引以为傲的四大发明,我们的手工业远超世界上的任何国家,而现在,手艺成为一项项文化遗产被载入史册,匠人精神却逐渐地被人们所淡忘;人们利欲熏心,效率是唯一标准,利益是唯一目标,为了利益甚至可以伤害消费者的身心健康,更不提追求完美了。

与日本制造坚定信仰的“匠人精神”不同,中国制造业普遍缺乏这种沉下心来钻研本业的态度,而是抱着浮躁的心态寻求速成的捷径,比如盛行的互联网思维。不少中国制造业企业家将互联网思维视为救命稻草,能够在营销上带来颠覆性的变化,而把像匠人一样追求产品品质的精神却抛在脑后。

秋山利辉的新书《匠人精神》很值得我们一看,他指出,“匠人精神”的老祖宗是在中国。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去寻找“失落的匠人精神”。最后奉上秋山利辉书中的寄予:“只要平时不忘反复练习基本功、不忘初心,肯定能不断进步。趁年轻时流汗学会的东西,将成为一生的财富。”

本文标题:失落的“匠人精神”